• 零售
  • Posted
  • Read 38 times

這個年頭,學生創業,不足為奇,但奇就奇在中一就開始,大學都未畢業就賺過過百萬!現年22歲、主修可持續發展教育的大學四年級學生王子杰,中一用700元買了第一支二手長笛,十年內多次買入賣出,竟然賺了七位數字,放在家中最貴的一支長笛值六位數,但他卻從未視之為賺錢大計,課餘時間繼續做兼職:「因為音樂對我嚟講,依然只係興趣,買賣二手樂器亦係以環保為大前提。」

 中古樂器店 01

王子杰愛長笛愛音樂,自中一開始買賣二手樂器。

他賣長笛,但長笛卻非他最先學習的樂器,「幼稚園高班開始學鋼琴,學到初中,考咗八級,長笛就小五小六先開始學。」學吹長笛,也非自願,「鋼琴先係自願,長笛係阿媽迫我,一開始根本無諗過要學長笛。」上到中學,他越來越愛長笛,反而對鋼琴失去興趣,但他正式學習長笛的時間卻不如鋼琴般長,「實際上跟老師學咗兩三年,之後係自學,所以我嘅老師應該係YouTube。」他說自己很快便能在聽罷別人演奏後模仿一次,也就是有音樂界特異功能之稱的perfect pitch(絕對音感),一聽就知道聲音的音高、曲要怎樣吹。學吹長笛的第一年,他便在校園內跟其他同學拿着長笛四處走,問同學想聽甚麼歌再即場吹奏,「大家都好鍾意,少少天份點都有嘅,如果唔係真係好難一聽完就吹到出嚟。」多年來都是自學,直至去年想試試自己的實力,才去報考倫敦聖三一學院的音樂考試,「我考之前練習都係無樂譜,係因為考試規定要有譜喺手,我先去買。」最後考得演奏級二級,在總分100分的考試中取得94分高分成績,的確犀利。

那為何要中一就開始「做生意」?一切源於中一聽過的講座。「個講座係講環保,當時我好設身處地咁諗,如果人人都唔環保,地球好快玩完,所以我就開始變得環保。」另一個原因是自己家境不算富裕,「嗰時媽咪無乜錢買樂器畀我,所以我就好想用買賣二手樂器呢樣嘢,搵少少錢,等自己可以買到支好啲嘅樂器,自己供畀自己。」他有不少有學樂器又有家底的同學,會在樂器還未完全壞掉,甚至是根本沒有壞的時候,就再買過全新的,浪費了不少本來還可使用的樂器。第一支二手長笛,是中一學期末用700元向同學買回來,自己作簡單維修後再轉售,「我自細已經鍾意維修吓簡單家電,所以對於點樣修理樂器都有一定頭緒。第一支比較殘,所以收番嚟係好平,之後整完賣番出去,我諗未到2,000蚊,大概係千七千八蚊左右。」到現在,他所賣的二手長笛,一般會以原價的半價至六折出售。

他學業成續不俗,曾獲頒獎學金。

驟眼看上去,王子杰只是個普通學生,他令人信服自己的方法,是靠實力,和他那音樂天賦。「要建立一個好穩重嘅形象,同埋要俾人睇到你係真係識嗰樣嘢。」他解釋,客人到來試笛,他會根據客人的嘴形、吹法分析,為客人選一支合適的笛,「因為我耳仔比較好,如果我聽到個客吹落去唔係幾順耳,我就會同佢講支笛同佢唔夾,建議佢揀過另一支。」客人試過,發現他的建議的確有用,便開始相信他的眼光,慢慢一傳十、十傳百,建立了口碑。

 中古樂器店 03

大學主修可持續發展教育,也曾獲優異生獎狀(左)及院長榮譽狀(右)。


起初跟他買二手樂器的人都是網友,後來慢慢有不同樂器老師聯絡,成為主要客源,「由700蚊滾到咁多唔同樂器番嚟,有三十幾隻牌子畀客人試,我覺得呢個已經係最大嘅成就。」雖然他會把收購回來的樂器徹底清潔,但仍有不少人介意衞生問題,所以他就直接做各地長笛品牌的香港代理,賣一手靚笛,「其實全世界有好多靚牌子,但大琴行未必會引入,我呢度有三個代理權係我自己傾番嚟。」去年他開了個facebook專頁,專門發佈二手樂器買賣消息和心得,有台灣品牌因此接觸到他,又認識到日本和菲律賓品牌,成功洽談到代理權。

 中古樂器店 05

取得以水牛角、珊瑚等特別物料製笛的日本長笛品牌代理權。

他一直以網店形式經營樂器生意,而他的家就是倉庫。客廳有個大地櫃,幾乎有三分之一的位置都擺滿長笛,「依家有接近50支長笛同50支笛頭。」而電視機前也擺放了好幾支長笛,看上去有點殘舊,原來是他的收藏品,最貴一支值六位數字,「實際數字係幾多就唔講,怕俾人打劫,哈哈。」不認識長笛的人,很難想像一支長笛居然有如此高價值,就算是識貨之人,也未必捨得花巨額購入,他也坦言樂器生意並不穩定,「可能一個月先得一單生意,我甚至試過係幾個月都無生意。」他強調自己多年來其實也計不清賺了多少,但可肯定的是過往所賺,再加上現時家中庫存,總值達七位數字,「數字真係唔係咁重要,因為我真係唔係為錢,我係要做到環保,幫樂器搵新主人,唔好浪費一件仲用得嘅樂器。」他謂幫到客人、跟客人講音樂經就最開心,有時就算有人到來試笛後無意購買,都不介意,「好多時喺出面無乜機會可以試到咁多牌子,上到嚟見到咁多款,慢慢試,真係鍾意音樂就大家都開心。買唔買都好,當交流一下,佢哋又有得玩。」他還提供樂器租借服務,讓人租靚樂器去考試或表演。

 中古樂器店 022

中古樂器店現時以網店形式運作,家中客廳就是倉庫,櫃內放滿一盒盒長笛和笛頭。

以家為倉庫,以為家人一定大力支持,事實卻不然。「屋企人喺我中四中五左右知道我做樂器買賣,係其他人同我媽咪講,佢先知道。」跟大部份家長一樣,他的媽媽也認為子女要以讀書為首,「佢會問我搞多嘢做乜,都係讀書好,但我自己覺得點解唔可以兩樣嘢同時進行?」他說自己一直沒有刻意說服家人,「我媽咪比較固執,所以我都係靜雞雞做落去。」這幾年可說是有點成果,加上自己也考進大學,「用唔同成績慢慢令佢覺得係可行。」雖然家人到了現在還是叫他好好讀書,但態度也開始軟化,「金錢同諗法上唔會幫我,但有時都會幫我去地鐵站交收平價少少嘅樂器。」他不用也沒想過要家人在金錢上支持,全因他上了大學後在學術成績、社區服務、課外活動都屢獲獎學金,能有額外的資金投放到樂器上。「我唔敢話自己聰明,不過真係唔差。其實我都無特別平衡時間,我都係個deadline fighter,即係交功課之前一日先做嘅人。」有額外資金幫助,生意自然做得更得心稱手,十年內究竟儲了多少錢?「我積蓄真係唔多,一有錢就會買樂器。」他本身愛好攝影,用來買相機的錢卻非來自樂器生意和獎學金,「我啲錢係分得開,總之樂器就係一筆,其他就做兼職去賺錢。」他說的是鳳園蝴蝶保育區的兼職,讓他可以親近大自然。

 中古樂器店 06

王子杰愛攝影,買相機的錢來自其他兼職,與樂器生意無關。(受訪者提供)

在大學主修可持續發展教育,常獲獎學金,又去鳳園做兼職賺零用錢,說做二手樂器買賣是為環保,雖然難以置信,但確是事實。現在距離他大學生涯完結只剩最後半個學期,他坦言還未決定好去向,「我都未諗好,可能會繼續讀書,亦都可能會投身社會,打政府工,感覺穩定啲。」至於做了十年的樂器生意,他卻斬釘截鐵地說從未要以此為正職,「如果要攞最大利益,一定係要有一份正職,然後兼職先做樂器呢件事,因為生意唔穩定。」至於最後是否會繼續買賣樂器,就要視乎正職會否認為有利益衝突,「我最怕係利益衝突,如果無就梗係繼續做。」他笑言不論結果如何,他還是會繼續收藏長笛,發展此興趣。

以學生身份做生意十年,王子杰面對過不少質疑和批評,「眼紅就一定會有人眼紅,中學定大學都有,但都無辦法,你控制唔到人哋點諗、點講,我覺得最重要係做好自己。」他謂一切皆偶然,聽講座、成功用700元買到第一件二手樂器亦然,「我都無諗過會變成咁。我嗰陣真係因為自己買唔起樂器,唔係想賺錢,一路以來都係記住環保呢個初衷。」常說大學是個自由之地,大學生可自己選擇不同的路,有人會全心全意努力讀書,有人則瘋狂做兼職、實習,為未來鋪路。王子杰同意大學的自由度高,絕對能讓自己更靈活、有更多空間去發展不同興趣,但就不認為自己的成就與此有關,「我又覺得唔一定係大學生身份先做到,我成日同自己講,所有嘢都係睇你有無心去做,如果你肯擺心機落去,你成功嘅機會都係大,純粹係睇吓要幾多時間。」

參考來源:蘋果日報

Last modified on 週二, 27 三月 2018 12:02
(0 votes)